行業站餐飲 - 服裝 - 美容 - 家居 - 建材 - 飾品 - 新興 - 教育更多 地方站 杭州 - 廣州 - 北京 - 武漢 - 鄭州 - 深圳 - 衢州 - 秦皇島 - 上海更多

加盟騙局泛濫促成中訴網互聯網+維權平臺

報道日期:2015-12-23  來源:北京晚報  報道成員:記者 白歌

中訴網內容提要 當加盟創業逐漸成為眾多中小城市創業者首選而大量加盟騙局隨之形成,當北京、武漢、廣州、杭州、上海、濟南、深圳、中山、秦皇島逐漸淪陷成為加盟騙局重災區,當傾家蕩產、家庭失和的悲劇不斷發生在大量加盟創業者身上,當加盟騙子狂妄地叫囂著“你奈我何”而加盟被騙者無助地哭訴著“投訴無門、維權無果”,當廣大關注者和同情者仍只在評論“相關制度不夠完善、相關部門不夠負責”,中訴網雖受到威脅和報復仍毅然決然地站了出來,努力成為加盟騙局受害者尋求幫助的“最后一根稻草”!


(北京晚報2015年12月23日本報調查欄目整版報道中訴網)

“我不能告訴你我的真名,也不能告訴你我在哪里。我打給你的電話號碼是經過技術處理的,不會顯示號碼你也無法回撥。”這段話并非來自《潛伏》或者《007》,而是出自一家注冊地點在杭州市的中訴網創始人文星(化名)之口。

當一線城市的創業者在資本游戲中弄潮時,加盟創業仍然是眾多中小城市創業者的首選。然而,這其中混雜著大量的欺詐與騙局,傾家蕩產、家庭失和的悲劇每一天都在發生。

中訴網,正是一個供加盟創業者投訴曝光加盟項目與公司的平臺。“北京、武漢、廣州、杭州、上海、濟南、深圳、中山、秦皇島,是加盟騙局的重災區。”文星告訴記者。

餐館生意火爆 營業流水查不到

“投訴累計879起,涉案金額3494萬元;本月新增78起,涉案金額386萬元。”在中訴網首頁的右邊欄,實時滾動著這樣一組數據。

文星透露,每個月發生在全國各地的加盟騙局涉案金額在30億元左右,而中訴網所披露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希望以具體的數據來展現加盟騙局到底有多泛濫。”

文星曾在加盟行業混跡十余年,對這個行業的發展再清楚不過:“以前是養殖、加工類居多,而近幾年則蔓延至餐飲、服裝、網商等行業。在我們網站被投訴的公司已經有400多家。”

由于加盟騙局涉及的行業越來越多,而每個行業的行騙手法又不盡相同,中訴網將投訴人提交到網站的經歷,分為餐飲、服裝、美容、家居、建材、飾品、新興和教育八大類,每個行業下又細分八小類。

“餐飲類加盟騙局的最大特點就是,帶你去一個樣板店看生意有多火爆,但你查不到它每天的營業流水。所有的顧客都是托兒,都是在演戲給你看。而服裝類加盟騙局則是,帶你去總公司展廳看很多物美價廉的貨品,但發給你的貨品和樣品永遠不一樣。”文星說,只有對加盟騙局進行行業細分,總結出每個行業的行騙手法,才能更加有針對性地為創業者提供服務。

千萬別去考察 去了死得更快

文星口中的“為創業者提供服務”,就是中訴網的四大核心功能:項目核查考察陪同合同把關、維權協助,其中前三項都是致力于防止創業者掉入陷阱。

項目核查,查什么?根據我國《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和《商業特許經營備案管理辦法》的規定,一個合規的加盟項目,必須同時具備三項資質:總公司進行了工商注冊、擁有注冊商標等經營資源、在商務主管部門進行了特許經營備案。而很多創業者在投資前,并不知道這一點。

“80%以上的加盟項目經過核查之后,都被證實有問題,或者是加盟資質不全,或者有投訴先例,或者被工商處罰過,最終都會被我們認定為不可信項目。”

文星說,有創業者看到這樣的核查結果還不死心,仍想要去考察考察,“眼見為實”。而一旦去了,只會死得更快,去總公司考察往往面臨極高強度的洗腦。

“如果非要去看,沒關系,用我們教你的方法去考察,你的眼睛就是我們的攝像頭,我們在幕后給你分析,幫你判斷。”文星介紹,這就是“考察陪同”,只要創業者提供考察時收集的錄音、照片、宣傳手冊等資料,專業人員就能作出判斷。

如果創業者仍心存僥幸,合同把關就成了最后的機會。“只要你合同沒簽,就還有救,合同拿過來,我們的律師會從專業角度給你指出問題。”

中訴網的這三項服務,分別定價500元、800元和300元。文星稱,其實找個律師進行合同把關也沒多少錢,但是很多創業者反而在風險控制上格外小氣,最終掉入陷阱。

越底層創業者 越容易孤注一擲

中訴網正是由加盟受害者的一篇篇投訴內容組成:加盟總公司、項目名稱,工作人員姓名與電話號碼,收款的賬戶信息等都會被披露,同一公司的同一項目和其他項目的投訴信息與相關部門對該公司的行政處罰、判決文書也將被聚合起來,供更多的創業者借鑒。

受理的案子多了,文星發現,落入加盟騙局的人,絕大部分來自小縣城及鄉村。文化程度不高、對相關法律法規一無所知,是他們的共同特點。

“要簽合同了,合同看不懂,也不找律師來看看,就簽了,然后回家等著發財。結果,加盟總部就開始做手腳,反正合同里也沒寫我要給你的貨品是哪一款、什么型號,你怎么告我?”

文星心情復雜,因為這些人投資起來膽子特別大,三萬、三十萬都敢往里扔,卻不愿意花幾百塊錢請個律師看合同。

更令人唏噓的是,這些孤注一擲的創業者,自己并沒有什么錢,很多都是借錢創業,動輒三四十萬的損失,很多家庭因此垮掉。吉林就有這樣的一個案例,老魏和老周共同投資大工5A智能定制機。去年6月,老魏和老周奔赴上海加盟這個號稱能打印3D動感畫的機器項目。機器到手后根本無法使用,而他們已經投了21萬。

今年6月,老魏向中訴網求助,文星將案子抄送給上海市稅務局并獲得高度重視。然而文星再聯系魏某時,魏某告訴他,周某已精神崩潰,他自己的家庭也已經破裂,“不維權了,再多的錢也挽回不了我的家庭。”

官司很難打贏 維權需打擦邊

“加盟商業活動是誰主管,你知道嗎?”文星統計過,發布在中訴網上的幾百份受騙經歷,沒有一份提到曾經去當地的商務廳(委)投訴,而商務部門恰恰是加盟活動的主管部門。

當下工商登記的寬松也讓文星憂心:“隨便拿個身份證,找個代辦公司,一套東西很快辦下來,等出了事,誰知道這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到底是誰?這個漏洞還沒補,注冊資本又改成認繳制了,那我就吹我有3000萬注冊資本,反正又不需要實繳,創業者一看這么有錢更容易上當。”

而維權時,這些部門又會相互推諉。老魏和老周就曾先后找到當地人民調解委員會、村委會、鎮政府、信訪辦、司法所、稅務分局、工商局維權,均無果。

因此文星團隊設計了一種維權模式,那就是投訴發表后,允許投訴人和加盟總部進行利益談判。“我們設計時非常掙扎,因為這其實是利用了加盟總部要收回成本的心理。騙子要騙錢,廣告費、場地費、人員及工資肯定投入了不少,如果投訴人曝光了你,成本很可能就收不回來了,所以你把錢退給投訴人,投訴人把投訴刪掉。不過,這也就意味著給了加盟總部繼續騙人的機會。”文星說,中訴網官方絕對不接受任何人任何公司的有償刪帖請求,但允許已經被逼到墻角的投訴人不那么高尚。

除此之外,中訴網還將通過自己的內部渠道,將投訴抄送給相關部門。如果不被理睬,將向上級投訴其不作為。而向法院起訴則是最后的手段。由于加盟合同普遍具有對加盟總部沒有實質性約束的特點,官司很難打贏,即使打贏,錢也很難追回來。“一審輸了,加盟總部就會上訴以拖延時間。二審眼看還要輸了,加盟總部就開始準備跑路了;即使沒有跑路,公司賬上也沒有錢,因為投資人的錢從一開始就打到私人賬戶里去了,法院只能強制執行公司賬戶。”文星說。

不愿成為加盟騙子幫兇 他從加盟界老鳥 毅然成為反騙局老手

其實,文星曾是加盟界的老鳥。2003年,他創辦了一本加盟創業雜志,為讀者推介優秀的創業項目,一度成為行業里廣告營收的領頭羊。

然而,有一個與雜志合作關系良好的加盟項目,卻被訂閱戶投訴是騙局。“有一對東北夫妻,打電話說我們下崗費才兩萬塊錢,因為投資了雜志里一篇軟文的項目,現在生活都成問題了。”自己突然變成了騙子的幫兇,文星感到非常難受。

2007年后,文星看到了互聯網的潛力,轉而開辦網站,對可信加盟項目進行篩選推介,然而一次財務決策失誤讓他負債累累。“家里人都在罵我騙子,真是體會到了那些被騙的人的處境。”

“我很不服氣。我想做一個推薦好項目的網站,輸得那么慘,可我曾經的廣告客戶,活得卻比以前更好。”文星決定,如果要重新站起來,一定要做對的事情,專業揭露這些加盟騙局,他深信,沒有人比他更有資格做這個事兒。“這個行業需要有人站出來,盡管我們妨礙了騙子獲利,受到威脅和報復。”(原文略有改動)

原標題:反加盟騙局專家眼中的“傻大膽”

責 編:陳遠丁

免責聲明:媒體報道來源于媒體報道內容,中訴網不進行實質審查,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數據有誤,應及時提出有效書面通知,并提供身份證明、聯系方式、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證明。中訴網收到有效通知后,會及時核實并采取相應措施。各網站、報社、雜志社、電臺、電視臺引用、摘編、轉載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時,必須以資料性等公共免費信息為目的,并且不得對中訴網的內容原意進行曲解和修改,否則中訴網有權拒絕其使用并追究其侵權責任。
我要支持:0頂一下|我要反對:0踩一下 收藏本文糾錯內容打印頁面
熱門標簽:
中訴網 加盟合同

政府媒體導航 關注我們:

提建議 回頂部
财富彩票站_登录账号